<rp id="wmcsh"><menu id="wmcsh"><em id="wmcsh"></em></menu></rp>

  • <progress id="wmcsh"><p id="wmcsh"><thead id="wmcsh"></thead></p></progress><rp id="wmcsh"><menuitem id="wmcsh"><em id="wmcsh"></em></menuitem></rp>

  • <u id="wmcsh"><small id="wmcsh"><thead id="wmcsh"></thead></small></u>
  • <video id="wmcsh"></video>
  • 您現在的位置: 網站首頁 > 政民互動 > 在線訪談

    《我的額爾古納河右岸》系列訪談一:愛與傳承(視頻)

    訪談時間:2024年04月17日 10:00-11:00

    訪談嘉賓:敖魯古雅鄂溫克族鄉 德克莎

    直播地點:根河市融媒體中心

    主辦單位:根河市融媒體中心

    訪談簡介: 三百多年前,在寒冷的西伯利亞勒拿河畔,一群與馴鹿為伴的鄂溫克人遷來額爾古納河右岸,最后定居在根河市敖魯古雅鄂溫克族鄉。 這群使鹿鄂溫克人身上散發著原始、自然、隨性的生命張力...

    小結分析

    愛與傳承,對一個民族、一個家族的前行是多么的珍貴。

    直播圖片

    文字直播

    【主持人】

    《我的額爾古納河右岸》系列訪談一:愛與傳承


    我叫德克莎,是瑪力亞·索的二女兒。

    我媽可厲害了,打人可疼了。

    她要求別人做到呢,自己首先得做到

    雪瑞:大家好,我是雪瑞,歡迎收看我的額爾古納河右岸。

    三百多年前,在寒冷的西伯利亞勒拿河畔,一群與馴鹿為伴的鄂溫克人遷來額爾古納河右岸,最后定居在根河市敖魯古雅鄂溫克族鄉。

    這群使鹿鄂溫克人身上散發著原始、自然、隨性的生命張力,她們以天地為床,以日月為伴,他們仰望星空,沉醉于山林、河流。唱著質樸的民歌,生于風中,又被埋葬于風中。今天一本名叫《額爾古納河右岸》的書與大家見面,這個古老的民族才在眾人面前揭開了神秘的面紗。

    書中的主人公,也是使鹿鄂溫克族最后一位女酋長瑪力亞·索,在百年的生命進程中,經歷了原始與現代的碰撞、歡樂與苦難的交織、愛與傳承的賡續,譜寫了一首令人潛然淚下的生命樂章。

    今天我們有幸邀請到主人公瑪力亞·索老人的女兒德克莎,來跟我們共同分享她和母親瑪力亞·索之間的愛與傳承。

    德:出生以后我就是一直上山跟父母一起生活啊,我童年的世界就是那么一小塊,就像鍋似的蓋著森林,就我們一家人,生活就是那種概念。

    雪瑞:有沒有什么讓您難忘的事?

    德:哎呀太多了,跟著一起打獵、游戲啊,冬天有冬天的游戲啊,夏季有夏季的玩法,我們獵民孩子在山里頭生活,從來都沒有感到過寂寞。

    那時候都感覺媽媽都不休息啊,因為我爸打獵,家孩子多,哎呀,所有的家務都是一個人承擔完了。

    我還是比較喜歡我爸,我爸從來不會打我們,我們要是犯了錯誤,我媽可厲害了,打人可疼了,專門挑那個最疼的地方掐,完了一擰可疼了啊。當時我媽打我的那個過程我恨極了,嗯那小孩過一陣睡一覺也就沒了啊,過幾天犯錯誤又打了,又恨極了,就是這種的,后期她年齡大了以后,80歲以后,我就始終就是讓她生活在我的視線之內,嗯,我上哪都領著她。

    雪瑞:在你的人生中有沒有特別重大的選擇,是在母親的幫助下完成的呢?

    德:上學,這是第一步啊,當時我媽就說必須得念完,這樣式的我就是從小學,以及那時候是兩年高中嗎,都念完了,上了個中等專業學校,完了回來上班,這個就業這個道走的是比較平穩。那時候我媽也說,她說你們該上班就上你們的班上,上山,現在她說我年輕力壯她說不需要你們,把你們自己的事都做好了。

    我小的時候也是洗衣服也是,不讓我們往河里頭直接泡衣服洗,這不能污染,說下游有人家喝水,把那個水拿出來擱到岸邊,把臟水不能潑到這個河里頭。

    雪瑞:故事總有結束的時候,但不是每個人都有尾聲,你覺得母親的離開留給你最大的禮物是什么?

    德:這些她這個老物件,嗯這個這個是我,我姥姥也就是我媽媽的母親給她做的這個,犴皮的這個針線包啊,好幾十年了。這個是我媽媽90歲的時候給我做的,這個針線包,其實很早以前我媽就給我那個下一個結論啊,她說我來到這個人間是戴著手套降的降生的,你知道這啥意思嗎?戴著手套的女人能拿針線嗎,是不是她就說我縫的不好看,就是針腳不好。這個我先嘗試著縫點,這個東西,我尋思什么改變一下,我說別是老是戴著手套來到人間,我想證明一下自己,你看。

    雪瑞:這個是云紋嗎

    德:嗯對

    雪瑞:這個是您什么時候縫的

    德:啊好,那什么好幾年,好幾年了嗯

    雪瑞:給媽媽看過嗎

    德:看過

    B:媽媽怎么評價您的

    德:她說還可以

    雪瑞:還可以是

    德:還行

    雪瑞:還行您理解的這個還行,是有一點表揚的意思嗎

    德:有應該是達到50分左右吧,哈哈。

    德:不光是物件,完了還有她這種這個堅韌不拔這個,這種精神。告訴我們做人要正直,一點都不能干壞事,你要干了壞事,人看不見,老天爺睜大著眼睛看著你,她嚇唬我,我害怕,哈哈。

    雪瑞:如果生命有回音的話,您想把什么送給母親呢?

    德:真就是這是忘不了,就是她走那一天,都好像把你的心都掏空,嗯就就是那種感覺啊。

    她要求別人做到呢,自己首先得做到,對老人對孩子,對這個生活能力差的這個年輕人啊都非常照顧,所以她所做的一切可能也是打動,我們這個家族部落的每一個人。而且我到現在也是,我結婚了以后,我要求我愛人做到,那我首先得做到,我跟我女兒我也說,嗯,首先得做換位思考。

    但是現在這幾年,隨著這個旅游業的這個開發啊,這些年輕人的意識都上來了,現在養鹿的獵民青年多了,有10多個,男孩女孩都上山,這是好事。我跟我女兒說,傳承好自己的民族文化,學習這個鄂溫克這個民族語言,我們都有這個義務。

    雪瑞:如果說我是一棵歷經了風雨卻仍然沒有倒下的老樹,我膝下的兒孫們,就是樹上的那些枝椏。不管多么老了,那些枝椏卻依然茂盛,這是瑪力亞·索對女兒的期待。

    聽完馬里亞索女兒的講述,我陷入了沉思,是什么樣力量,讓這個民族在這樣艱苦的環境里能夠生生不息,是什么力量能夠讓瑪力亞·索這個家族在這樣艱苦環境里生生不息,那就是愛與傳承。

    在今天這樣一個紛繁的世界里,愛與傳承,對一個民族、一個家族的前行是多么的珍貴。

    此刻的我想對瑪力亞·索說,作為后輩我們正仰望著你曾看過的星空,吹拂著來自遠古森林的山風,盡管腳下大地已經換了時空。但使鹿鄂溫克人的文化根脈薪火相傳,愛與責任一脈相承,終有一天會有越來越多的人記住這個民族,記住愛與傳承。

    歌詞大意:毛敖吉坎河

    遙遠的毛敖吉坎河,是那樣清澈透明,

    我在這里不小心丟了一枚定婚金戒指,有誰撿到了,就盡快告訴我,我會好好謝你。

    當我每次看到黃石和白樺時,就能想到我那枚定婚的金戒指。



    [ 10:00:29 ]

    非訪談時間,請于正式訪談時間內發言。
    謝謝您的參與!

    儿子的好朋友送给妈妈的礼物

    <rp id="wmcsh"><menu id="wmcsh"><em id="wmcsh"></em></menu></rp>

  • <progress id="wmcsh"><p id="wmcsh"><thead id="wmcsh"></thead></p></progress><rp id="wmcsh"><menuitem id="wmcsh"><em id="wmcsh"></em></menuitem></rp>

  • <u id="wmcsh"><small id="wmcsh"><thead id="wmcsh"></thead></small></u>
  • <video id="wmcsh"></video>